Charian忆夏清言

VOCALOID少年组!!!
传说之下!!!
ProjectMili!!!

明天开学啊啊啊啊啊啊
带着提米和狗剩一起为了上大鞋而努力ni

emmm……糊我一手墨水……

朋友说想出cos我就把完整设定摸出来啦!
英文纯属因为要发推特)

算了就这样吧

罂粟花灵和向日葵花灵
(天天p图调了下饱和度它就缩我图!!!

段子……

自己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bushi
最近脑洞枯竭憋不出东西了_(:_」∠)_
一个很短的段子
很烂……))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“Fukase看,是星星诶!”Oliver扯着Fukase的衣袖示意他抬头。
“又不是没见过啊,这么大惊小怪的。”Fukase对此不以为然。
“可是城市的灯光太亮,好久没见过了啊?”
“嗯……好像也是。”
“果然人们说的没错,星星是最美的。”
“我倒没觉得。”
“诶?”
“那些说星星美的,他们是没见过你的眼睛。”
你注视着我的时候眼睛里闪着的光,可比星辰不知美多少倍呢

好黑……以后不作死搞这种了orz调了半天滤镜
Chara和Frisk!!!
【中间那个只是他(她?)俩颜色相同的灵魂而已××

今儿突然翻出来的段子(都快被我遗忘了×)



悄咪咪地问谁敢发眼癌文车我看我就画眼癌车车???(不要脸了×)

The Orphanage【0】

友谊向 Fukase Len Oliver Moke
从八岁的Fukase,六岁的Len和Moke,五岁的Oliver开始的故事
各种视角的混杂(随时转换)
有原创人物
也许这篇文并不会是糖
也许又会是一个啰嗦的长篇
你们知道吗填四百多天之前的坑感觉很奇异的!(你好意思说×
看着以前和现在不一样的文风我有点怂不知道怎么填orz
大概想完结这个坑我需要想出非常多的故事……
下次(鬼知道是什么时候)可能就是正文了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Oliver视角)
当我醒来的时候,睁开眼看见是刺眼的白色墙壁,和一个让人一点也不喜欢的胖老爷爷。我的左眼什么都看不见,好像被什么东西覆盖着。我摸了摸,好痛。
我四处看,没有看见爸爸妈妈。
“小朋友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老爷爷用我一点也不喜欢的声音问我。
我没有理睬他的话。我只想找爸爸妈妈。
“不要乱动,你身上还有伤口,小心会痛的。”
“爸爸妈妈呢?我要找爸爸妈妈。”
我瞪着他。
“你的爸爸妈妈……他们……不会回来了……那场火灾你是唯一一个活着的孩子啊。”
“不,我要爸爸妈妈!他们一定会回来找我的!我要他们回来!”
我哭着,喊着,我希望爸爸妈妈能够听到,像往常一样推门而入,把我抱在怀里对我说“别怕别怕,我们在这儿呢。”
可是没有人进来,只有那个胖爷爷用怜悯的眼神看着我。
我讨厌他。
我最终还是不得不意识到:
我没有爸爸妈妈了。

老爷爷把我领出那个刺眼的白色房间时我才知道,原来那个地方就是医院。
我看见一辆车正停在院门口,好像是在等我们。我无视了老爷爷伸出的手,自己跳上了车 。
我不知道我们要去哪,沿路路过的地方我一点都不认识。我在车里不停地捣乱,不知道为什么,我觉得看他们生气的样子很有意思。
“你不能安安静静坐一会儿吗?”旁边一个老阿姨不满地看着我。她的脸真难看。
“死人够安静吧,为什么不接他们呢?”我毫不犹豫地回答。她气的脸阴沉沉的。
我好高兴。
“别和小孩子计较,他都没爸爸妈妈了,多可怜……”老爷爷小声地说着。我一点也不喜欢这话。
“院长,这样的孩子领回去指不定又会出什么乱子!”老阿姨好像特别生气,“反正这个孩子我不接手管理!”
谁要她管我?我还不喜欢她管我呢。
我正想开口,车停了。
外面是高高的院墙。
我突然没来由的恐惧起来。

(Fukase视角)
“快看,怪物哥哥在那边。”
“快跑快跑,他看见我们了!”
我看了眼那几个跑开的小弟弟,什么也没说。
怪物,没错,没人叫过我的名字。我就是怪物。
我摸了摸左脸上破损的皮肤,就连痛觉也没有了。
我想起几年前被抛弃的时候,我的脸,我的手,好像还真的很痛啊。现在连一点痛觉也没有了。
我想我大概是习惯了。
“你们这几个小鬼别瞎说什么!不许这么称呼别人!”恰好路过的Emma阿姨冲着那几个小弟弟大声叫了起来。
“Fukase别在意,我待会就去教训他们,你去把那边地上的树叶扫一下吧。”Emma阿姨满脸歉意地笑笑,把扫帚递给了我。
“哦,好。我不介意的。”我一直还算听话,院里的大人还是喜欢我的。
但那对我没有任何意义。
“Fukase这么懂事的孩子,以后一定会被一个好人家收养的。”Emma阿姨摸了摸我的头,笑得很温柔。
啊,是吗?真好。可惜我谁也不敢信任啊。
当初父母也说过不会抛弃我。我为什么要相信呢?
所以说对于外人我不需要表露出任何温暖。没必要不是吗?
反正啊,都是假的啊。

我抱着一堆没用旧衣服走进了杂物室,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了堆放衣服的地方。
每年都有好多旧衣服被送到这里来。
我借着墙边一扇小窗透进来的微弱光线,终于在昏暗的杂物室最里面找到了一小片空地。
这地方到底多久不整理了?
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准备出去。
突然听见“砰”地一声。我感觉到似乎不太妙,快步向门口跑去。
当我到达门口时,我发现我猜的没错。果然,门关上了。里面没有锁,只能从外面打开。
我试图敲门吸引谁过来帮帮我。但是,除了几个孩子的嬉笑声,什么回应也没有。我明白了,他们是故意的。
我坐在地上,放弃了求助。我不用指望他们的。早该想到的。
我是怪物。他们不喜欢怪物。
我借着窗口那点微弱的光,看着自己的左手。皮肤是破损的,沾染了些灰尘,显得更可怕了。我自己也不喜欢。
“Fukase!你在里面吗?”是Emma阿姨的声音。
“我在!”
门终于打开了。
“我看你老半天没有回来想着就不对劲,还好没出事!”
“可能,是风吹的吧。我没事。”
我不想做告状的恶人。
回去的时候,我只看了那几个弟弟们一眼。他们大概以为我和Emma阿姨说过了事情的缘由,一个个露出不安的神色。但是她哪里知道呢,她像往常一样招呼大家去吃点心。那些孩子如释重负般打闹着跑去院子里了。
看吧,你们的怪物哥哥没事,你们也没事。

(Moke视角)
“就是那个孩子吗?”
“是的,他特别聪明。就是性格有点孤僻,不怎么爱说话,只喜欢自己看书。”
“这样吗……这孩子好是好,但是我不打算领养这样的孩子呢,他太小了,看起来好像很瘦弱。而且这种性格的孩子好像不怎么好相处啊。我觉得我还是领养个看起来更能帮我做事的孩子吧,毕竟你知道的,我家的情况……”
所有的一切我都听见了。我装作正在看书的样子,其实我一个字也没读进去。
又是这样。大人们更需要的是有力气有活力的孩子。像我这样的小家伙是不会有人需要的。
聪明是好东西,但是更多的时候它不顶用。
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一直生活在这里,每年看着身边的小孩子陆续被人领养,就是没有看中我的。
“他确实很聪明,但是好像太小了,看起来并不能帮我做事。”
每次都是这样。
我也只是想要一个家啊。
没什么人愿意和我玩。大家都说:“他的话我们听不懂,除了看书他什么也不会。”
大概只有读书才能让我安心下来吧。毕竟它们能一直陪伴我。
“Moke,对不起了呢,虽然他们很喜欢你,但是你还是不太合适啊……”Emma阿姨好像很过意不去的样子。
“我……可以看看书柜顶上那本书吗?”我冲着她笑笑,只是指着书柜请求她给我换一本书。这样她就知道了,我没事 。
我真的……一点也不介意。
好吧连我自己也不相信啊。
聪明真的一点用也没有。

和我同岁的孩子都在院子里玩耍,只有我一个人在屋内。
不是我不想出去,只是我不敢。我害怕每一个人,即使是和我一样大的同龄人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害怕了。
我很渴望有人能够关心我,但我又害怕别人的关注。真是矛盾,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准确来说,我是害怕和别人说话,一开口就会语无伦次的我更多地选择了沉默。院长爷爷说我很“孤僻”,虽然我并不十分清楚这是什么意思,但是我知道这个形容一定很准确。
“Moke,为什么不出去和大家一起玩呢?”院长爷爷走过来温和地对我说。
我摇摇头,胆怯地看了看外面正在欢笑的大家,又指了指手中的书本:“我喜欢这个。”“从小就喜欢阅读,真好,以后长大了一定会有出息的。”他摸了摸我的头,夸赞我。
我却不怎么快活。
至今还是没有人愿意领养我啊,我怎么会有出息呢?我有点想不明白。
看来聪明真的不顶用。

(Len视角)
“孩子们,你们最喜欢的朋友是谁呢?”院长又一次问起了这个问题。他总是告诉我们要交朋友,友谊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之一。
“我才不需要什么朋友。”我又一次故意这样回答。院长看了看我,叹了口气。“这可不行啊Len,你得交交朋友啊。”
其实……我也曾有过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。她是我的好朋友,也是我的姐姐。
我觉得她就是这世上最漂亮的女孩子,水灵灵的碧蓝色眼睛,看着我的时候眼神总是暖暖的。
她是这个世界上最懂我的人了。无论我在想什么,她都知道。有好的东西,她总是会等着和我一起分享。
和她待在一起我会很快乐。
“Len呀,你还是得和大家多交流交流呀,交交朋友嘛!老粘着姐姐我以后还怎么舍得离开你呀!”她总是会摸着我的头这样对我说。
“不要,我只要姐姐这一个最好的朋友就好了!再好的朋友也比不过姐姐啊!我知道姐姐肯定不会离开舍得我的。”我以为我可以拥有她的陪伴很久很久。
……
“Rin?Rin你怎么了?”Emma阿姨惊慌的声音传到耳边,我的心跳在一瞬间仿佛已经停止了。
姐姐?!
姐姐她怎么了?!
我突然腿一软瘫在地上,看着Emma阿姨抱着姐姐的身影逐渐跑远。
姐姐,你说过你舍不得离开我的对吧。
你会回来的对吧。
……

“我可以和你一起玩吗?”
“不可以!你走开!”
“哇Emma阿姨Len又发脾气了!”
哼,就会告状的家伙,我才不想和你们玩。
我知道大家都说我是院子里最难相处的人,因为他们说我脾气不好,这之后就几乎没什么人敢来和我交朋友了。
交朋友什么的……并不是很想。
昨天晚上又梦见姐姐了,梦见了她的笑容,还是那么甜。
“Len要学会好好和人相处啊,朋友还是要的哦!”
我刚想开口说些什么,她的模样却逐渐模糊了,怎么也看不清。我惊醒过来才发现是个梦。
我不要和别人交朋友……
“Len?又是一个人吗?刚刚他们说你又发脾气咯?”Emma阿姨走过来在我的身旁坐下了。
“嗯。”我已经不想否认了。
“好了,对大家温柔一点嘛。语气放柔和些,我知道我们Len其实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呀。”
Emma阿姨的话我并不讨厌,听着也很舒服。我点了点头,但是真的要做起来还是有点难呀……
毕竟大家看起来都不喜欢我,而我也不喜欢他们。
“其实交朋友还是很容易的,记住我说的话就可以了。老是一个人多孤独,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会很快乐的。”Emma阿姨这样说着,看着我微笑。
“但是再好的朋友也不是她……”我用自己都听不清的声音说着。
再好的朋友也无法代替她。
我大概接受不了别人吧。
姐姐,Emma阿姨,Len可能会让你们失望很久吧。